特斯斯斯斯斯

画儿童画的!欢迎骚扰!

你们好啊我是新人
克利切真的好可爱哦
欢迎来找我玩

狛枝凪斗X日向创

▪幼儿园文笔注意!流水账(´◑д◐`)
▪特别沙雕的!!巨沙雕的!!
▪原作超级弹丸论破2
▪是爱岛模式!
▪不知道是狛日还是日狛(很迷)
▪玻璃渣带糖吧???有流血哦!
▪崩人设注意!「重点」
以上OK?Go↓↓↓

“叮叮叮咚——同学们请到贾巴沃克公园集合啾!有重要的奖励给大家!”兔美老师的声音回荡在整个贾巴沃克岛。日向正啃着狛枝烤的吐司,狛枝便饶有兴趣地看着日向。
真是充满希望的一天啊。这么想着,狛枝的心情更加明媚了。

「贾巴沃克公园」
“啊!日向同学和狛枝同学来啦!”
“真是慢啊!你们两个已经是最不可靠的男生啦!”
“听见没有!小泉姐说的都对!”
………………
大家和往常一样呢。
真好啊。日向也很喜欢今天这种融洽的气氛。好像大家很久没有聚在一起了?不,只是我很少和大家一起活动而已……算了,今天一定要面带笑容一整天!
“同学们早上好!今天也是阳光明媚的好天气啾!”兔美老师不知道什么时候串了出来。
“布偶!别废话了!别浪费本大爷的时间!”九头龙不耐烦地吼。
“九头龙同学真是心急啾!”兔美老师拿出八张像电影票一样的东西,“当当!这可是可以供大家外出的〔外出劵〕啾!”
“哈?这几张破纸?有什么了不起的?!”
“驳回!这是可以让两个同学在贾巴沃克岛的某个角落增进友谊的啾!不会被任何人打扰啾!”
“那怎么才能获得外出劵呢?”狛枝看起来对外出劵很感兴趣……
“不愧是狛枝同学啾!这个以抽奖的形式获得啾!请大家加油(ง •̀_•́)ง”

「抽奖结束」
“啊,居然没抽到!”日向烦躁地抓了抓头发,“本来想和七海同学外出的啊。”
“啊哈,我的运气还真是好呢!”狛枝握着那张外出劵,“这都是多亏了希望啊!”
日向走向七海,“让七海使用外出劵”这么想着,脚步不由得加快了。
一只有力的手抓住日向,一下子把日向揽入怀中。
“狛枝你——”
狛枝看起来有点生气:“日向君是属于我的啊,因为是我这种臭虫说的话所以记不住吗?还是——”狛枝顿了顿,“日向君不承认呢?”
【狛枝凪斗对日向创使用了〔外出劵〕】
“!!”日向瞬间像一只炸毛的猫。
“啊哈,日向君你怎么了?呆毛都竖起来了喔。”
算了,明明已经决定好面带笑容一整天了啊。推开狛枝,“如果要外出就快点吧,别在这里浪费时间了。”
“日向君……”狛枝呆呆的看着日向,“日向君你笑起来真好看呢!”说着又灿烂地笑了,“还真是充满希望啊……”

狛枝灿烂的笑容印在日向的心里,“这还真是让人不忍心看到难过表情啊。”
「传送ing……传送完毕……」
“到了沙滩呢!狛枝我们一起来堆沙堡吧!”
“在沙滩上的话不会发生意外事件但我堆的沙堡一定会被冲走的喔。”
…………
狛枝看看平静的大海轻轻地拍打沙滩,再看看和日向君一起堆建的沙堡。
希望真是斯巴拉西啊。
浪潮慢慢上涨了,不出所料。沙堡被冲垮了,但还是和日向君一起傻傻地笑。
和日向君在一起的每一分,每一秒都是甜甜的……虽然狛枝不怎么喜欢吃甜食,但他第一次觉得“甜”是多么的充满希望啊。

时间不知不觉就到了中午,日向也开始想念他香喷喷的草饼了。
“狛枝——有没有草饼?”(快虚脱的样子)
“我这种垃圾身上的食物?如果日向君能接受就太好了啊哈哈”说着从口袋里拎出一盒樱饼,“诺,日向君?”
“…………不要,谢谢。”(超级嫌弃)日向的视线定在狛枝身后的大海里,眼神瞬间明媚了。“狛枝,我下海去抓点海鲜来吃吧!”
狛枝看着饿的连呆毛都软掉的可怜样子,把“拒绝”这两个字吞了回去。
“日向君,如果你真的很想下海的话,我是不会拦你的喔。但是海里可是有很多风险的,有贾巴沃克水母,水母蛰到人可不得了诶;浪可能突然把人卷走喔,水草缠身……所以下海的任务就交给我吧!”
“啊……随便啦……”日向开始支起烧烤架,看着狛枝的背影,他又不放心地加了一句:“真的没关系吗?”
“我可是有才能的啊,就算是‘超高校级的幸运’这样没用的才能,也是可以有作用的啦!”
“要小心啊!”
“日向君你真是的,真是啰嗦到绝望!你不是我妈我也不是你的孩子,担心那么多干什么啊!好好支架子吧!”
便携式烧烤架一下子就可以装好,日向抱着让那家伙快点的心思走向海边。
狛枝正努力把一条大鱼捞起来,日向兴致勃勃地在岸边:“哇哦,狛枝你好厉害啊!”
“被日向君夸奖还真是,充满希望啊……”
日向的表情突然从欣喜瞬间变成了恐慌。脸色变得煞白。
“诶?日向君?”

有大群的贾巴沃克水母伴着巨浪向狛枝冲来,但狛枝浑然不知,还沉浸在被日向君夸奖的喜悦之中。
怎么办?
眼看一只水母就要蛰到狛枝了,日向跳下水。脚不小心给海底的礁石块划伤了,但日向拼尽全力向狛枝游去——
“混蛋水母,离狛枝远一点啊!!”
尽管大浪让日向很难游动,但他还是游到了狛枝身边。
“日向君为什么要下水啊,这里的水很深礁石也比想像中的多哦。浪变得吓人了呢,得赶紧上岸了。”
说完一个大浪头夹杂着水母向他们打来,有一只水母靠近狛枝……快碰到了。日向推开狛枝,狛枝手一松,大鱼跑了。水母带毒的触手准确无误地蛰到了日向的双眼——
“唔!”
“日向君?!”狛枝被大浪拍到安全区,但日向还在与巨浪水母苦战。
被礁石划伤的脚溢出鲜血来,整片海似乎都蔓延着腥气,日向所在的那一小块海已经被血染成粉色。那群水母触到了血似乎更加狂暴,像是打开了它们野性的开关。
成群的水母一拥而上,日向只能自己想办法。
只能靠自己了,怎么能连累狛枝!
千钧一发间,一个大浪扑来把日向和水母分开。日向被冲到了满是尖锐礁石的浅滩上。
“啊,好疼……”
要赶紧和狛枝汇合才行!
慢慢从尖礁石上爬起来,全身伤痕累累;每一步都踩在尖锐的礁石上,脚底已经坑坑洼洼;脚很快就失去知觉了,日向用腿一点一点爬过去。日向爬过的路都拖着一片血,终于,看见一团熟悉的白毛。
“狛……狛枝?”
“日向君?!”狛枝欣喜地顺着声音走去。看到日向君时,心好像被捅了一刀。
眼前的日向靠在椰子树下,原本俊朗的脸上几乎全是水母的蛰痕,手、脚、腿全是血,白衬衫已经看不见原本的白,只剩下刺眼的血色。
看见狛枝,日向露出了欣慰的笑容。狛枝俯下身来,看着日向君的伤口,心疼又自责。
日向用满是坑洼的手轻轻抚摸着狛枝的脸,“我的手一定弄脏了狛枝的脸吧?不过,再让我碰一下……总之你没事真是太好了啊!”
“日向君你是笨蛋吗?为什么还笑得这是开心啊?!”
“因为狛枝你说过:‘日向君你笑起来真好看’啊。”
“为什么要在意我这种人的话啊……”
“为什么?”日向一本正经地说,“因为是狛枝说的啊。”

因为是你啊,狛枝凪斗。

日向轻轻睁开眼睛。
“日向君?!日向君!!”狛枝伸出三根手指,“呐,日向君,这是几根手指?”
日向的笑容还是那么灿烂:“对不起,狛枝,”

“我已经什么都看不见了哦。”

-END-